美国疫情乱象引发广泛反思

2020-12-13

  美国疫情乱象引发广泛反思

  时至年末,美国逐渐迎来圣诞节等传统节日,但美民众却无法像往年一样安心庆祝节日。由于许多人不顾专家警告,此前仍然在感恩节出行、参加朋友聚会,导致新冠肺炎疫情在美国持续加速蔓延。近日美单日新冠肺炎死亡人数超过3300人,为五个月以来的新高,新冠肺炎已超过心脏病成为美国民众的头号杀手,美新冠肺炎死亡总人数已超过二战中美军死亡人数。与此同时,医院床位以及医护人员在多地出现供不应求的状况。当下严峻的疫情形势及其带来的种种社会乱象引起了美国内媒体、专家学者对美政府抗疫不力的批评与反思。

  无视科学,消极应对疫情

  美国政府因一再淡化疫情威胁,违背国内顶级公共卫生专家的建议而广受批评。民调显示,多数美国人不赞成特朗普对疫情大流行的处理方式。

  美国顶级传染病专家安东尼·福奇警告称,光明节、圣诞节一直到新年的这段假日较长,可能会带来比感恩节期间更加严重的病例激增情况。如果没有实质性缓解,明年1月中旬可能会是一个非常黑暗的时期。在公共卫生专家一再警告美国民众在节庆期间不要参加大型集会的情况下,白宫仍执意开始举行一系列光明节及圣诞节聚会,并辩解称将采取包括减少嘉宾名单、鼓励佩戴口罩和保持社交距离在内的预防措施。但据《国会山报》报道,这些聚会上不仅宾客人数众多,而且很少有人佩戴口罩,并有视频为证。已确诊新冠肺炎的特朗普法律顾问詹娜·埃利斯就曾发布自己在白宫节日聚会上未佩戴口罩的照片。美《政客》杂志网报道,除了白宫藐视防疫规范坚持庆祝当下最热闹的节日外,一些共和党高层,包括国会议员,也都拒绝让疫情影响到他们的假日聚会和线下募捐活动,有的在犹他州的山坡上举办滑雪募捐活动,有的在华盛顿的牛排馆聚餐。

  美联社报道,白宫新冠病毒应对工作小组协调员黛博拉·伯克斯8日对特朗普政府淡化疫情、削弱科学家作用的做法微妙地进行了指责。她说:“我们需要发表更加一致的声音来应对那些谣言,比如新冠病毒并不真的存在,死亡人数是编造的,住院治疗的是其他疾病而非新冠肺炎,或者口罩对人体有害。”

  《华尔街日报》刊发耶鲁大学社会学家、医生克里斯塔基斯的文章称,在任何流行病中,领导人的一项基本任务就是帮助人们了解正在发生的事情,以身作则树立模范,获得公众信任。这对激发公众接受即将到来的疫苗至关重要。文章指出,在对各种疫苗怀疑的声音越来越多的情况下,公众教育运动需要深入到美国社会的每一个角落。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评论称,特朗普政府对疫情的盲目以及对选举结果的否认,让美国因疾病和死亡而绝望的冬天更加黑暗。当一场前所未有的疫情失控时,现任总统的失职让美国失去了话语权和领导力。

  新纾困计划拖延,加剧失业和“饥饿危机”

  近三个月内10000家餐厅倒闭,首次申请失业救济者增至85.3万……疫情的不断恶化在美国内造成了诸多严重的社会经济问题,但数月来国会两党及特朗普政府一直无法就新一轮纾困计划达成一致。

  《华盛顿邮报》报道,疫情带来了高失业率和经济衰退,食物短缺和贫困达到了几十年来从未有过的水平。疫情初期使数百万美国人免于陷入贫困的政府刺激措施早已停止,而在国会数月的无所作为之后,新的援助仍然是一个未知数。据美农业部数据,今年美国约有5400万人面临食物短缺,比去年增加45%。随着食物援助计划的削减以及其他联邦援助即将到期,食物银行和食品储藏室应接不暇,出现了数千人花费数小时排队等待的现象。超过2000万美国人正接受着某种形式的失业援助,除非新一轮纾困计划顺利实施,否则其中1200万人将在圣诞节后失去所有的援助。来自商家、警局的报告显示,越来越多的美国人不得不偷窃面包、意面、婴儿配方奶粉等基本食物以及卫生用品来维持生活,尤其是在高失业率地区。非营利组织Food Tank创始人丹尼尔·尼伦伯格指责美国政府在紧急情况下却没有提供安全可靠的食物供应网络,“人们被迫在本不必偷窃的时候偷东西,这是美国极大的悲剧”。

  政客优先治疗,舆论抨击腐败

  “美国在线”网站发文称,特朗普在10月治愈出院时曾承诺所有美国人都可以免费获得他所使用的新冠肺炎治疗药物,但这种被紧急许可使用的实验性“抗体鸡尾酒”药物供应量极其紧缺。尽管如此,特朗普的同僚——住房和城市发展部部长本·卡森、新泽西州前州长克里斯·克里斯蒂以及特朗普私人律师鲁迪·朱利安尼却优先接受了这种药物治疗。纽约大学医学院医学伦理系主任阿特·卡普兰在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采访时表示,这种行为是彻头彻尾的错误,是不道德的。他说:“我们可以因为总统是一个必要的公职人员而把他提升到某个名单的首位。但是,当你给人们定量配给稀缺药物时,当国内某些地方正定量给患者配给医院床位时,名人和政客都不应该插队。”

  《纽约时报》报道称,朱利安尼承认因为自己是名人,所以尽管症状较轻,他仍接受了有总统的医生参与的高规格治疗。文章指出,一些政客是在这种疗法向公众开放前就接受治疗的,但朱利安尼却可能是顶替了一名本应得到治疗的普通民众。这一事件揭露出现任政府和营利性医疗体系的腐败,如利用政府权力为总统的朋友谋私;名人和富人可以优先得到非常高水平的治疗,甚至会侵害那些没有特殊关系的民众的利益。

  (本报记者 杨逸夫)

【编辑:陈海峰】